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星球的博客

红星路小学三(5)班

 
 
 

日志

 
 

再救你一回 (严静芸)  

2011-09-19 20:2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琳16岁那年被人贩子拐骗到偏远山村,卖给了一个叫石憨的三十多岁的光棍,饱受凌辱殴打。石憨对她看管得很严,寸步不离地瞅着她,不让她摸一分钱。这天中午,石憨喝了点酒,迷迷糊糊躺下睡了,忘了锁门,小琳一看机会难得,就偷偷溜出了家门。她不敢走大街,专走没人的小路,恨不得一步就跨出村子。当她急匆匆走到一家门口时,差点把一位刚出门的老太太撞倒在地,小琳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在这以前,小琳曾多次逃跑,都被村民发现了,他们立即告诉了石憨,结果逃跑不成,反而换来一顿毒打。这回眼看快出村了,没想到又撞上了人,小琳认得,这老太太姓王,王奶奶会不会帮自己呢?小琳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但到了这个时候,她不得不冒险了。小琳含着眼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王奶奶,救救我……”
    
    王奶奶愣了一下,一看四周没人,也没说话,突然一把拉起小琳,把她拉到家里,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包东西,一层层地揭掉包着的布,把一大把零碎票子塞到小琳的手中,说道:“我就这么多钱了,我留五块钱的盐钱,剩下的你都拿走,路上用得着!”
    
    小琳感动得泪流满面,但她不敢耽搁,只说了一句“我会把钱还给您的”,就匆匆离开了。有王奶奶给的钱做路费,小琳顺利地逃离了火坑。事后小琳算了算,王奶奶给了她两百多元钱。
    
    一晃几年过去了,无论在哪里打工,小琳心里始终放不下王奶奶的恩情。别看只有两百多元,对一个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的老太太来说,那可是一笔巨款。可小琳不知道王奶奶叫什么名字,不能邮寄,再三考虑后,她决定冒险回去一趟,只有亲手把钱交给王奶奶,亲口对她说一声“谢谢”,小琳才能安心。
    
    如果让人认出来那就麻烦了,为此,小琳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还戴上茶色眼镜,活脱脱一个时尚的城里姑娘,村里人看见了,也很难与几年前那个落难女子对上号。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还做了安排,告诉自己的一个好朋友,如果今晚十点还没接到她报平安的电话,就请朋友报警。
    
    小琳走进村子的时候,是下午三四点钟,她特意挑了这个时间进村,因为这时候大部分人都下地干活去了,街上只零零星星地坐着几个老人。小琳留意观察了一下,里面没有王奶奶。当她走到王奶奶家门口时,不由大吃一惊,只见王奶奶家的院墙一半都坍塌了,隔墙望去,院里是几尺高的荒草。
    
    小琳心里凉了半截,莫非王奶奶已经不在人世了?她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到了堂屋门口,她轻声叫道:“王奶奶,王奶奶……”
    
    一连叫了好几声,里面才传来游丝一样的声音:“谁呀……”
    
    小琳大喜,急忙推门走了进去。刚一开门,一股浓重的潮味扑面而来,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王奶奶躺在床上,头发蓬乱,脸色苍白,和以前那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判若两人。
    
    “谁呀……”王奶奶费力地转过头来,无神的眼光瞅着门外。
    
    “我是小琳啊,就是那年借了您钱逃走的小琳……”小琳哽咽着拿出一叠钞票,“我还钱来了,我要还您双倍的钱,您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不会忘记!”
    
    停了好大一会,老太太似乎才明白过来,她脸上陡然升起一股怒气,颤巍巍地说道:“你来干什么?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遭这么大的罪,也不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原来当年小琳逃走后,石憨很快知道是王奶奶帮了她,他恼羞成怒,气势汹汹地跑到王奶奶家,一脚跺在王奶奶腿上,把她跺成了骨折。就是这样,他还不罢休,又把院墙推塌了几处,要不是当时拦着他的人多,他非把王奶奶的房子拆了不可。
    
    王奶奶的儿子平时就有点嫌她,这次更嫌她多管闲事,得罪了乡邻,对她也是不管不问。后来石憨赔了一部分医药费,不过都被儿子拿去赌博了,没有给王奶奶看腿,王奶奶的腿落下了毛病,从此就躺在床上。儿子每天端来一碗饭,往床头的盆子里一倒,你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拉倒。
    
    “要是再遇见这种事,我可是不管了,我管不起啊!”王奶奶想哭,可是干涸的眼睛里根本流不出眼泪。
    
    望着盆子里那令人作呕的剩饭,小琳难受极了。她看到王奶奶快要掉下床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可一接触到王奶奶的身体,她就觉得有些不一样,掀开衣角一看,大吃一惊:由于长期卧病在床,王奶奶的皮肤已经溃烂,几乎到了体无完肤的地步。
    
    小琳心如刀绞,她把钱压到枕头下面,泪流满面地对王奶奶说:“等天黑我就送您去医院,给您看病,给您疗伤,您为我吃了这么大的苦,我要像亲孙女一样好好伺候您!”
    
    顺利出了村后,小琳没有按原计划马上回去,而是联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让他们天黑后派车去接王奶奶。
    
    等到夜幕完全降临,小琳乘坐救护车,又返回了村里,当她带着医生走进王奶奶家时,突然被一双大手摁住,同时有个熟悉而又狰狞的声音响起来:“他妈的,老子找了多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你,你竟然自己回来了!看这回你还往哪里跑!”
    
    旁边有个讨好的声音道:“石憨哥,我说的没错吧,今天我给老娘送饭,就发现床头那钱来得蹊跷……”
    
    小琳挣扎着说:“放开我!”
    
    石憨恶狠狠地说:“放开你?老子花那么多钱把你买来容易吗?还是乖乖地跟我回去吧!”
    
    医生也懵了,问道:“你们这里不是有病人吗,病人在哪里?”
    
    王奶奶的儿子抢着回答:“谁说有病人?赶快回去,没你们的事!”医生一看不对,真的扭头就离开了。
    
    石憨拖着小琳往家走,小琳一路上不停地大声呼叫:“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人哪!”
    
    很快就有不少人围了上来,石憨忙解释:“这是我那跑了的老婆,今天又回来了!”
有人拿手电照了照,认出了小琳,喊道:“石憨真是好福气啊,老婆又自动送上门了,还打扮得花枝招展,比以前漂亮多了!”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的哄笑声更撩拨起了石憨的凶性,他干脆两手横抱起小琳,也不管她乱抓乱挠,只管大踏步往家走。来到家里,他把小琳扔到床上,就去关门,等他回身的时候,发现小琳手里多了把水果刀。
    
    “你敢靠近我,我就扎死你!”小琳带着绝望的神情说道。
    
    “又给我来这一套?好,我先不动手,咱还是老办法,相互熬着,看谁能熬过谁。”说着,石憨坐到床那头,悠然地吸上了烟。
    
    小琳忘不了,初次被卖到这里时,她和石憨也是这样对峙着,可是后来她实在太困了,刚一合眼,就被他得逞了。
    
    可这次不一样了,小琳是有准备的,她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手机刚才被石憨抢走了,自己十点还不打电话,朋友就会报警,也许,这时候民警已经快来了。
    
    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外面传来叫喊声:“石憨,石憨,在屋里干什么呢?出来一下。”
    
    石憨赶忙答应:“哦,是村长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呀?”他边说边开门,出去后急忙返身把门锁上。
    
    村长在屋外答道:“是这么回事,刚才派出所来人了,现在人在我家喝水呢。他们说有人报案,说咱们村里有人绑架了她朋友,还说跟你有关系,这不,先让我来调查一下。”
    
    石憨听了,嘻笑着说:“你还不知道我石憨是什么样的人吗?再借十个胆,我也不敢绑架啊!”
    
    小琳在屋里听得清清楚楚,跑到门边拼命晃荡着门,大声喊:“村长,快救我,我就是被他绑架的人,是我让人报的警,你快让他们来啊……”
    
    “村长,不要听她瞎喊,她是我老婆,你也认识的,那一年我还请你喝喜酒呢。咱这里民风好得很,哪会有绑架的事呢?我还放着两瓶好酒呢,明天给你送去……”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小琳的心也渐渐沉到了谷底。
    
    很快,石憨回来了,他得意地笑着说:“你心眼还不少呢,可有什么用?这里的人都是向着我的,哪有帮你的?还是老老实实听我的吧。”
    
    这一夜,小琳没敢合眼,手里的刀子一刻也没松开。天色放亮的时候,小琳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刚一迷糊,对面的石憨就扑了上来。恰在这时,外面有人咚咚地踢门,伴随着严厉的叫喊:“快开门!再不开,我们就要砸开了!”
    
    石憨吓了一跳,慌忙去开门,门一开,闯进来几个警察,上来就把他揪住了。石憨惊恐地问:“你们为什么抓我?”
    
    小琳喜极而泣,跳过去抓住一位警察的胳膊,连连说:“谢谢你们,谢谢警察同志来救我!”
    
    那个警察诧异地问:“你是谁?这是咋回事?”
    
    听警察的口气,好像并不是为小琳而来的。等小琳简单地说明了情况,警察也乐了:“今天有意外收获啊,本来有人报警,说石憨昨晚把一个老太太打成重伤,没想到顺便解救了被拐少女。”
    
    石憨在一旁连忙叫嚷:“警察同志,您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有打过架啊,怎么会把人打伤了呢?”
    
    警察不理会他的辩解,只说:“跟着我们老老实实地走,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小琳紧紧跟着警察,三拐两拐,竟然来到了王奶奶家门口,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有警察,也有看热闹的村民,还有穿白大褂的医生。中间的空地上,躺着王奶奶,她的额头上满是血渍。
    
    一个中年妇女,大概是王奶奶的邻居,正在一遍遍地向新来的人述说着:“早上我刚一开门,哎呀!瞧见王大妈躺在她家门口,头上都是血呀!吓得我心都要跳出来了,我赶紧问她是咋回事,她说石憨闯到她家,拿砖头砸她呢!我一看不得了,跑回家去打电话,慌得我连号码都拨不成了,还是孩子他爸打的110……这个石憨,敢情还怪王大妈放走了他买来的媳妇呢!”
    
    “冤枉啊—”石憨大叫,“不是我打的啊,昨天一夜我都没有出门啊!有人可以给我作证,小琳,你赶紧给我作证啊!”
    
    小琳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叫喊,分开众人,俯身下去,眼泪涟涟地呼唤着:“王奶奶,王奶奶!是我害了您呀!”
    
    王奶奶看见小琳,脸上竟泛起了一丝笑意,嘴唇颤动着,似乎想说什么。小琳忙凑到她的耳边,勉强听到她断断续续的声音:“闺女……你没事了吧?你是个好人……好几年了,没人管我,就你一个要把我送医院。我老了,没用了,想再救你一回……我自己把头碰破了,爬到门外……不这样,没人去叫警察来抓石憨……”
    
    老人笑了,笑得很开心,大概是为自己的计策成功而高兴。
    
    半个小时后,医生停止了抢救,宣布王奶奶已经死亡。
    
    葬礼是在一个阴沉的上午举行的,没有长长的送葬队伍,没有震天动地的哭声,只有小琳一个人,抱着老人的骨灰盒,慢慢地向村外走去。街道两边站满了村民,他们沉默着,脸上满是惭愧。
    
    等小琳走出村口的时候,她的身后,已经蠕动着黑压压的人群……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