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星球的博客

红星路小学三(5)班

 
 
 

日志

 
 

冰心散文诗——繁星(张煜阳)  

2010-12-11 10:3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家呵!
体和世人
难道终久的隔着一重光明之雾

井栏上
听潺潺山下的河流——
料峭的天风
吹着头发
天边——地上
一回头又添了几颗光明
是星儿
还是灯儿

梦初醒处
山下几叠的云衾里
瞥见了光明的她
朝阳呵!
临别的你
已是堪怜
怎似如今重见!

我的朋友!
你不要轻信我
贻你以无限的烦恼
我只是受思潮驱使的弱者阿!

夜已深了
我的心门要开着——
一个浮踪的旅客
思想的神
在不意中要临到了

云彩在天空中
人在地面上
思想被事实禁锢住
便是一切苦痛的根源

真理
在婴儿的沉默中
不在聪明人的辩论里

自然呵!
请你容我只问一句话
一句郑重的话
我不曾错解了你么

言论的花儿
开的愈大
行为的果子
结得愈小

做饭上的蜡烛
依旧照着罢!
反复的调儿
弹再一阕罢!
等候着
远别的弟弟
从夜色里要到门前了

儿时的朋友
海波呵
山影呵
灿烂的晚霞呵
悲壮的喇叭呵
我们如今是疏远了么

弱小的草呵!
骄傲些罢
只有你普遍的装点了世界

零碎的诗句
是学海中的一点浪花罢
然而他们是光明闪烁的
繁星般嵌在心灵的天空里

不恒的情绪
要迎接他么
他能涌出意外的思潮
要创造神奇的文字

常人的批评和断定
好像一群瞎子
在云外推测着月明

轨道旁的花儿和石子!
只这一秒的时间里
我和你
是无限之生中的偶遇
也是无限之生中的永别
再来时
万千同类中
何处更寻你

我的心呵!
警醒着
不要卷在虚无的旋涡里!

我的朋友!
起来罢
晨光来了
要洗你的隔夜的灵魂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夜中的雨
丝丝的织就了诗人的情绪

冷静的心
在任何环境里
都能建立了更深徽的世界

不要羡慕小孩子
他们的知识都在后头呢
烦闷也已经隐隐的来了

谁信一个小"心"的呜咽
颤动了世界
然而他是灵魂海中的一滴

轻云淡月的影里
风吹树梢——
你要在那时创造你的人格

风呵!
不要吹灭我手中的蜡烛
我的家远在这黑暗长途的尽处

最沉默的一刹那顷
是提笔之后
下笔之前

指点我罢
我的朋友!
我是横海的燕子
要寻觅隔水的窝巢

聪明人!
要提防的是
忧郁时的文字
愉快时的言语

造物者呵!
谁能追综你的笔意呢
百千万幅图画
每晚窗外的落日

深林里的黄昏
是第一次么
又好似是几时经历过

渔娃!
可知道人羡慕你
终身的生涯
是在万顷柔波之上

诗人呵!
缄默罢
写不出来的
是绝对的美

春天的早晨
怎样的可爱呢!
融洽的风
强扬的衣袖
静悄的心情

空中的鸟!
何必和笼里的同伴争噪呢
你自有你的天地

这些事——
是永不漫灭的回忆
月明的园中
藤萝的叶下
母亲的膝上

西山呵!
别了!
我不忍离开你
但我苦亿我的母亲

无聊的文字
抛在炉里
也化作无聊的火光

婴几
是伟大的诗人
在不完全的言语中
吐出最完全的诗句

父亲呵!
出来坐在月明里
我要听你说你的海

月明之夜的梦呵!
远呢
近呢
但我们只这般不言语
听——听
这微击心弦的声!
眼前光雾万重
柔波如醉呵!
沉——沉

小盘石呵!
坚固些罢
准备着前后相催的波浪!

真正的同情
在忧愁的时候
不在快乐的期间

早晨的波浪
已经过去了
晚来的潮水
又是一般的声音

母亲呵!
我的头发
披在你的膝上
这就是你付与我的万缕柔丝

深夜!
请你容疲乏的我
放下笔来
和你有少时寂静的接触

这问题很难回答呵
我的朋友!
什么可以点缀了你的生活

小弟弟!
你恼我么
灯影下
我只管以无稽的故事
来骗取你
绯红的笑颊
凝注的双眸


寂寞呵!
多少心灵的舟
在你软光中浮泛

父亲呵!
我愿意我的心
像你的佩刀
这般的寒生秋水!

月儿越近
影儿越浓
生命也是这般的真实么

初识的海中
神秘的礁石上
处处闪烁着怀疑的灯光呢
感谢你指示我
生命的舟难行的路!

冠冕
是暂时的光辉
是永久的束缚

花儿低低的对看花的人说
"少顾念我罢
我的朋友!
让我自己安静着
开放着
你们的爱
是我的烦扰

坐久了
推窗看海罢!
将无边感慨
都付与天际微波

命运!
难道聪明也抵抗不了你
生——死
都挟带着你的权威

朝露还串珠般呢!
去也——
风冷衣单
何曾人到烦乱的心
朦胧里数着晓星
怪驴儿太慢
山道太长——
梦儿欺枉了我
母亲何曾病了
归来也——
辔儿缓了
阳光正好
野花如笑
看朦陇晓色
隐着山门

我的心呵!
是你驱使我呢
还是我驱使你

我知道了
时间呵!
你正一分一分的
消磨我青年的光阴!

人从枝上折下花儿来
供在瓶里——
到结果的时候
却对着空枝叹息

影儿落在水里
句儿落在心里
都一般无痕迹

是真的么
人的心只是一个琴匣
不住的唱着反复的音调!

青年人!
信你自己罢!
只有你自己是真实的
也只有你能创造你自己

我们是生在海舟上的婴儿
不知道
先从何处来
要向何处去

夜半——
宇宙的睡梦正浓呢!
独醒的我
可是梦中的人物

弟弟呵!
似乎我不应勉强着憨嬉的你
来平分我孤寂的时间

小小的花
也想抬起头来
感谢春光的爱——
然而深厚的恩慈
反使他终于沉默
母亲呵!
你是那春光么

时间!
现在的我
太对不住你么
然而我所抛撇的是暂时的
我所寻求的是永远的

窗外人说桂花开了
总引起清绝的回忆
一年一度
中秋节的前三日

灯呵!
感谢你忽然灭了
在不思索的挥写里
替我匀出了思索的时间

老年人对小孩子说
"流泪罢
叹息罢
世界多么无味呵!"
小孩子笑着说
"饶恕我
先生!
我不会设想我所未经过的事"
小孩子对老年人说
"笑罢
跳罢
世界多么有趣呵!"
老年人叹着说
"原谅我
孩子!
我不忍回忆我所已经过的事"

我的朋友!
珍重些罢
不要把心灵中的珠儿
抛在难起波澜的大海里

心是冷的
泪是热的
心——凝固了世界
泪——温柔了世界

漫天的思想
收合了来罢!
你的中心点
你的结晶
要作我的南针

青年人呵!
你要和老年人比起来
就知道你的烦闷
是温柔的

太单调了么
琴儿
我原谅你!
你的弦
本弹不出笛几的声音

古人呵!
你已经欺哄了我
不要引导我再欺哄后人

父亲呵!
我怎样的爱你
也怎样爱你的海

"家'么
我不知道
但烦闷一一忧愁
都在此中融化消灭

笔在手里
句在心里
只是百无安顿处——
远远地却引起钟声!

海波不住的问着岩石
岩石永久沉默着不曾回答
然而他这沉默
已经过百千万回的思索

小茅棚
菊花的顶子——
在那里
要感出宇宙的独立!

故乡!
何堪遥望
何时归去呢
白发的祖父
不在我们的园里了!

谢谢你
我的琴儿!
月明人静中
为我颂赞了自然

母亲呵!
这零碎的篇儿
你能看一看么
这些字
在没有我以前
已隐藏在你的心怀里

露珠
宁可在深夜中
和寒花作伴——
却不容那灿烂的朝阳
给她丝毫暖意

我的朋友!
真理是什么
感谢你指示我
然而我的问题
不容人来解答

天上的玫瑰
红到梦魂里
天上的松枝
青到梦魂里
天上的文字
却写不到梦魂里

"缺憾呵!
"完全"需要你
在无数的你中
衬托出他来

蜜蜂
是能溶化的作家
从百花里吸出不同的香计来
酿成他独创的甜蜜

荡漾的是小舟么
青翠的是岛山么
蔚蓝的是大海么
我的朋友!
重来的我
何忍怀疑你
只因我屡次受了梦儿的欺枉

流星
飞走天空
可能有一秒时的凝望
然而这一瞥的光明
已长久遗留在人的心怀里

澎湃的海涛
沉黑的山影——
夜已深了
不出去罢
看呵!
一星灯火里
军人的父亲
独立在旗台上

倘若世间没有风和雨
这技上繁花
又归何处
只惹得人心生烦厌

希望那无希望的事实
解答那难解答的问题
便是青年的自杀!

大海呵!
那一颗星没有光
那一朵花没有香
那一次我的思潮里
没有你波涛的清响

我的心呵!
你昨天告诉我
世界是欢乐的
今天又告诉我
世界是失望的
明天的言语
又是什么
教我如何相信你!

我的朋友!
未免太忧愁了么
"死"的泉水
是笔尖下最后的一滴

怎能忘却
夏之夜
明月下
幽栏独倚
勒红的莲花
深绿的荷盖
缟白的衣裳!

我的朋友!
你曾登过高山么
你曾临过大海么
在那里
是否只有寂寥
只有"自然"无语
你的心中
是欢愉还是凄楚

风雨后——
花儿的芬劳过去了
花儿的颜色过去了
果儿沉默的在枝上悬着
花的价值
要因着果儿而定了!

聪明人!
抛弃你手里幻想的花罢!
她只是虚无缥缈的
反分却你眼底春光

夏之夜
凉风起了!
襟上兰花气息
绕到梦魂深处

虽然为着影儿相印
我的朋友!
你宁可对模糊的镜子
不要照澄澈的深潭
她是属于自然的!

小小的命运
每日的转移青年
命运是觉得有趣了
然而青年多么可怜刚

思想
只容心中游漾
刚拿起笔来
神趣便飞去了

一夜——
听窗外风声
可知道寄身山巅
烛影摇摇
影儿怎的这般清冷
似这般山河如墨
只是无眠——

心潮向后涌着
时间向前走着
青年的烦闷
便在这交流的旋涡里

塔边
花底
微风吹着发儿
是冷也何曾冷!
这古院——
这黄昏——
这丝丝诗意——
绕住了斜阳和我

心弦呵!
弹起来罢——
让记亿的女神
和着你调儿跳舞

文字
开了矫情的水闸
听同情的泉水
深深地交流

将来
明媚的湖光里
可有个矗立的碑
怎敢这般沉默着——想

只这一枝笔儿
拿得起
放得下
是无限的自然!

无月的中秋夜
是怎样的耐人寻味呢!
隔着层云
隐着清光

独坐——
山下泾云起了
更隔院断续的清磬
这样黄昏
这般微雨
只做就些儿调怅

智慧的女儿!
向前迎住罢
"烦闷'来了
要败坏你永久的工程

我的朋友!
不要任凭文字困苦你
文字是人做的
人不是文字做的

是怜爱
是温柔
是忧愁——
这仰天的慈像
融化了我陈结的心泉

总怕听天外的翅声——
小小的鸟呵!
羽翼长成
你要飞向何处

白的花胜似绿的叶
浓的洒不如淡的茶

清晓的江头
白雾
是江南天气
雨儿来了——
我只知道有蔚蓝的海
却原来还有碧绿的江
这是我父母之乡!

因着世人的临照
只可以拂拭镜上的尘埃
却不能增加月儿的光亮

我的朋友!
雪花飞了
我要写你心里的诗

毋亲呵!
天上的风雨来了
鸟儿躲到他的巢里
心中的风雨来了
我只躲到你的怀里

聪明人!
文字是空洞的
言语是虚伪的
你要引导你的朋友
只在你
自然流露的行为上!

大海的水
是不能温热的
孤傲的心
是不能软化的

青松技
红灯彩
和那柔曼的歌声——
感谢你付与我
寂静里的光明

片片的云影
也似零碎的思想么
然而难将记忆的本儿
将他写起

我的朋友!
别了
我把最后一页
留与你们!
春 水
自 序
"母亲呵!
这零碎的篇儿
你能看一看么
这些宇
在没有我以前
已隐藏在你的心怀里"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